| 首页 | 三丰堂武馆 | 守中学社 | 文化 | 资讯 | 杂谈 | 理论 | 气功 | 教学 | 养生 | 拳种 | 人物 | 制度 | 兵器 | 视频 | 图片 | 商城 | 下载 | 留言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文化网 >> 武术文化 >> 古今拳论 >> 武林古谱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国家体育总局将召开全国…
台湾武术家徐纪谈中国武…
2013年北京市昌平区武术…
“文化中国·2013全球华…
《中国武术段位制》高段…
《中国武术段位制》技术…
中国武术段位制指导员管…
中国武术段位制考评员管…
《中国武术段位制》管理…
论狂者嗔心与争心
更多内容
剑经十二篇         ★★★
剑经十二篇
作者:伏牛先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1-17 21:34:32

 

剑经十二篇  

 

此伏牛先生所著当珍之

 

论剑术篇第一

何谓剑术,术者局人之法也。局以近人情为上,不情者为中,太夯者为下。有一局,即有一门,有一门即有一法。法以巧为主,多者为上,少者次之,无者为下。传曰:人一能之已百之,人十能之已千之。又曰:日日新斯言至矣。

 

算计篇第二

剑法者,以身合势,以权制敌,计定于内,势成于外。战未合而豫(预)知胜败者上也,战已合而知者次也,已合而又不知者下也。已合即知,已难取胜,况不知耶,慎之。

 

权舆论第三

权舆者,身手脚步布置之法也。后脚无碍前脚,前手无碍后手,手未出在我,已出在人。小心谨慎,只由我一半,倘手与身乖,手与心离,法与势碍,未闻能胜者也。书曰:慎厥初,惟厥终。

 

合战第四

合战之道贵乎谨严。彼高来,我低取,彼左来,我右取,此固剑家之常法。然而高不离腕,低不离指。忽近需要忽远,过高切防过低。彼左我右,身手须离刃远,彼高我低,前后须要脚活。势怪切勿轻近,刃交急走为高。步履未进,先谋其生,身手有法,勿乘其危。故善法应即是知法敢保全胜。古人云,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此之谓也。

 

虚实法篇第五

夫剑法门多则心分,心分则难窥。故出手勿逼,逼则彼虚而我实,虚则难攻,实则易破,临时变通,慎勿执一。传曰: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又曰:执中无权,犹执一也。

 

自知篇第六

夫智者见于未萌,愚者昧于成事。故知已之害而图彼之利者胜,知可以战知可以不战者胜,知众寡之用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以逸待劳者胜,不战而屈人者胜。老子曰:自知者明。

 

审势篇第七

凡剑术必有法,有法必有势。势也者,手脚活动便宜之方法也。但剑术传自上古,由来久矣,各门种种不类,皆有智巧愚拙,惟有势法可变。大抵善剑者,剑生手,手生身,身生步,步生势,势生活。进步即是退步,退步即是进步,进法即是退法,退法亦是进法。身轻勿认势夯,神活勿认不情。刀法克我,勿认敌人不备。气不贯身,敌人顷刻即亡。有曲有舒,神情自顾。敌人不失真倒,可进可退,从容不动,敌人岂是真失?手活急防势变,脚动定然起腿。兵气未交,先看敌刃长短。彼败莫追,先看境寓阔窄,道路不平,立身勿为剑势,挂法虽美,进身惟恐过贪。经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又曰: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度情篇第八

人生而静其难见感物而动,然后可辨。权之于前,详其(其下疑脱字)将动,因地窥情,合时定性,彼若轻操,我宜廉静。二目若眊,胸少六韬。履地太响,定然身夯。敌人气粗,必不耐久。先进后动,必然有病,先动后静,敌人受惊。我软敌骄,不是英豪。敌若持重,且莫轻动。敌败不惊,必有救应,纵然赶去,恐致反胜。正皆宜理,要在活动,举一反三,剑法全赠。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

 

奇正篇第九

经曰:法有奇正,有正中奇,有奇中正。正法正明光大,威如泰山,轻如鸿毛,浑身著力,四肢尽皆灵活,神情通贯一身,用力捷而成功速,奇剑形如猿猴,有曲有舒,快如闪电,力忽上而忽下,步忽近而忽远,浑身灵活,神贯一身,用力速而成功巧。正中奇身法同正,及至取人,身动势变,用力巧而成功捷。身有四分,止守一分,而我三分俱失,敌止失一分,而三分俱安。故剑法开口先言戒贪。经云:大匠使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后学者思之。

 

洞彻篇第十

剑无虚实,虚即是实,实即是虚。剑无奇正,正即是奇,奇即是正。正能攻奇,剑剑皆死,剑剑皆活。法势俱到,两个尽那有能如此,羞杀荆轲。亦有后进变成先,亦有先进变成后,亦有右进变成左,亦有右进变成右。自古传来变化多,总而言之难口授。

 

论名第十一

夫剑法者,身手一动,皆有一定名,名法有四,有象形,有假借,有指示,有会意,有因而名,非敢妄定。

有点 正剑也,身长腰弓剑照手后起,肘力也,横法中正也,身法同前退步横点,亦肘力也

有提 提法者,正中奇也,阴阳法,奇中正也,步仙醉倒是正剑

有斩 是正中奇肩也

有揭 双手点是正中奇,飞揭是奇横结奇中正,反揭正中奇,直揭是正中奇

有窥 两法一正中奇一奇中正

有摆 奇剑手摆身斜,急纵如飞

有占 奇剑与桓文争伯一门

有折 急纵反力奇剑也

有化 两法一奇剑,一奇中正

有画 两法画河正中奇,画野奇中正,有提点力

有跃 凡跃皆是奇,第一身法要活

有脱 脱法是奇,与折梅不同,一反一直

有指 奇剑身剑力巧

有问 正中奇身尽力捷要在腿活

有牵 奇剑也缩法

剑法甚繁,不能尽说,奇正之法固是如此,临敌意在万全,临时变化,远近纵横,我不得而前知也,用之取胜,难逃此法。

 

品格篇第十二

剑术已成品分九等。一曰:通神。临时见机变化无穷,知五行自然之生克,达阴阳消去之妙用,一动一静,无不合宜,岂是口传,岂能笔记,彼自然合法,此为上上。二曰:普照。得剑之风势,一动一静,即知势之胜败。三曰:全体。得一身之奥妙,能攻能守,亦知敌人之高低。四曰:通微。武艺精强,剑能一贯,能攻能守,亦不失为名士。五曰:用智。虽不如势法身法之奥妙,亦有精神,善能用巧。六曰:小巧。胸藏成法,心无远图,精工手法,善用剑之小巧。七曰:阔勇。胸无智术,纯无爽健,知一剑即是一剑,知两剑即是两剑,势若闪电,一勇而已。八曰:愚。精神眼力非不分明,不知法势,心无定见,思多虑,攻不足而守有余。九曰:守拙。二目盲盲,眼力不清,不敢深入,常以守法待人而已。九品之外,不可胜计,皆是工夫不到,未能入格,今不复云。传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

 

谨慎篇第十三

兵危事也,古人不得已而用之。故历代圣贤,言不及此,虽然有文事者必有武备,自黄帝创之汤武守之,虽古之圣贤亦未尝不用之也。但损人之术,不可无传,不可多传。故自春秋以来,拳拳谨守与贤人君子历久不传。法曰:不忠不传,不孝不传,不仁不传,不义不传,无礼不传,无信不传,好勇不传,性贪不传,不谨不传。古人云,教人不善,罪坐于师。传曰:善战者服上刑,无径之传,可耶否耶。

 

剑体篇第十四

剑经曰:但入剑门,但知剑体。威武莫使屈我志,祸福莫使迁我心,富贵莫使乱我意,美色莫使动我身,贫困虽恶,吾身之所应守,艺高虽美,过于须知艺报,古人以直待人,以和接物,勿骄勿卑,要在虚已,勿责人非,人果知我也,则尽心竭力,致君泽民,道合即行,不合即止,隐居山林,读书佩剑,防心防口,石室虽小(虽小下之空格恐系漏一字)有乾坤。古人云:三尺剑,五车书,一炉香。陋室铭,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剑法  迎门大劈法

迎门大劈,彼若进步斩腕,则以销眉破之,若退步斩腕,外(外疑则)以飞揭破之。又名千里剑,又名万独雄

右删法

孤雁出群  右删  白鹤舞风  穿腮  观音救母

孤雁出群  右删  白鹤舞风  横揭   金风吹蝉 迟用

巧鲤化龙

孤雁出群  右删  白鹤舞风  孤立中庭 侧身以左足踢彼手腕  青龙摆尾

孤雁出群  右删  白鹤舞风  横札  点手换将  金蝉脱壳

孤雁出群  右删  六合无踪 剑底横扫  巧手化龙 侧身横步截腕

穿腮法 附右删内

阴阳法

右起手  右传  左起手  左传

勒马观风  斜阳西坠  顺风拔旗  黄龙转身

勒马观风  斜阳西坠  古树盘根  一点成金 亦可以画成河

反揭法

左右揭

迎门大劈  凿山求剑 里门刺腕 浩然折梅  外窥中原

白鱼跃浪 里外损指

古木卧平沙法

太山压顶 里门  古树盘根 张仙分酒 里门剌腕 金鱼跌子 奇中正 点手换将正金蝉脱壳

王祥卧鱼法

卧鱼  燕子三点泥 前后直三剑正  一跃成龙 奇中正 低出群  双手点法低出群  将军摩旗  顺手牵羊  巧手化龙   童子献出(出疑书)  左起手  左揭  右起手  右揭

 

钓鱼钩法 破藤牌用

金柜藏珠  点手换将  天覆地载  青龙摆尾

二虎争环法

玉连环法  孤雁出群  斩腕  金蝉脱壳

玉连环歌

连环剑法别有奇,处处尽与兵法宜,意欲取胜退一步,临敌免(临敌免他人欺遗一受字)他人欺。

孤雁出群  外窥中原  鱼龙变化(跃  起横步刺腕)

左删法 破双刀用

青龙探爪  斩腕  外窥中原  鱼龙变化  左传

童子拜神法 步下破马上用

太山压顶  青龙摆尾  倒卷  外窥  太山压顶  左右传法  太山压顶  仙人指鹿

 

一剑胜吴法

迎门直刺  直揭  劈刀

迎门直刺  鱼郎问津 虚实并用

白鹤舞风  桓公争伯  独占八伯

孤雁出群  仙人点额  步仙醉酒

孤雁出群  画地分野  下附二剑

孤雁出群  仙人点额  猿猴入洞  浩然折梅

孤雁出群  二虎争先 再刺

太山压顶  楚汉争雄 上托  老僧点头  慧星袭目

青龙出水歌

青龙出水要争先,不与他剑是一搬,揭腕金锁龙戏水,敢保阵前取胜还。

 

步步金歌

 

剑出须记与手齐,低怕点来高怕提,每进半分亦不好,自然外术不能迷。刚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彼忙我静待,只管任君斗。剑惟有剑法好,身手一齐下,敌人千金勇,知法便不怕。后人发兮前人至,顺人势兮借人力,要致人兮休为人致,不照(遮)不架疾又疾,临敌自然能尔意。不招不架,便是剑法,高士损肘,次人损腕,庸夫守拙损指。

 

二十四门法

 

十字那法  要在手肘活动,全凭认真上下,方知那法之精微,出群斜窥能几何,尔亦那兮我亦那,猴王弄棒非不美,常怕金丝钓银鹅。

十字步法  步法者,肘眉最为要着,肘腕活动,运步如飞。固是步法之妙。

右删  一步入蓬莱 闻风知味 一计解千牛 独入中原

十字飞法  飞法者,身摇步飞,忽上忽下,方有准头,以快为主。

迎门直劈  胡燕舞风 退 飞入中原 横步斜飞 飞入蓬莱   横步蝉飞

十字敲法  敲法者,原是起法,第一谨慎,手腕勿贪勿畏,手法要活。

迎门直劈  退步斩腕  斜步飞揭  里敲法

迎门直劈  杨氏(氏疑是花字)反飞  外敲法

十字移法  移法者,退法也,看手平方可用之,全凭腰虚腕活。

孤雁出群  风吹残叶  外敲法  横移重千斤

十字弄法  弄法者,原是横剑,全凭手腕活动,步法以快为主。

孤雁出群  画地分野  金风扫地  游鸟化凤 

孤雁出群  独入中原  再一步胜  猴王弄棒

十字跳法  跳法者,大闪法也,较小闪身手出危,剑家多用之。

迎门直劈  大鹏展翼  迎门直劈  凤凰点头

孤雁出群  古木挂藤罗

十字搅法  搅法者,身手活动之法也,法直(直疑真字是否)剑假,学者不可不熟习,以防横刀横棍,亦剑法之要,勿以通而弃之。

剑上法  下剑法  扭法  下剑法  上剑法  扭法

十字扭法  扭法者,截腕之法也,全凭手法动,较揭法出危。

迎门直劈  直斩腕法 猴王点将 猴王弄棒  金丝钓银鹅 横揭法  当英雄

孤雁出群 低法 长身扭法  迎门直劈  偷身扭法

十字穿法  穿法者,远剑之法也。知在手腕活动,身步圆活。

迎门直劈  直穿法  孤雁出群  横穿法  迎门直劈  斜阳横穿来  当住英雄  上折法  落揭法  上穿法 

十字拭法  拭法者,敌棍之法也。全凭身手缠棍,侧身斜飞,肘腕动活,勿近勿远,剑照棍以防棍变。

迎门直劈  怀王入秦  让手法  顺手穿法

迎门直劈  怀王入秦  横飞法  分步扫腕

迎门直劈  一法惊法  反手法  一扫成文

十字进法  进法者,熟步之法也,步不熟则身不出危,故亦列二十四门之内。

孤雁出群  孤雁出群  横揭  横揭  起手法  落手法

 

 

剑学金鉴

 

凡学剑者,既入吾门,即是吾弟,当受吾教,方保终身功名事业。如违吾言,必受天祸。故立教十四条在后,必熟读之,方有受教之地,然后开拳次第学之,功夫毫无间断,自能成尔。艺立功名,甚物(物疑为勿)粗心看过,方称贤士,此方知愚讽诱之婆心,岂好言哉。一、不得贪胜,贪胜者致败之由;二、入界宜缓,缓自然活变;三、攻彼顾我,我身手方有受教之地;四、弃彼争先,我身方能出危;五、胜人莫骄,方保我无粗心之失;六、谦恭下士,方能全我声名;七、慎勿轻速,自不轻意敦(敦疑傲)人,身手自然出危;八、动宜相应,自手自然连贯;九、强敌自保,我身自然少失;十、若轻与人争胜,我身自然事少;十一、厚禄宜辞,身贫自然少祸;十二、博览古今洞达世(洞达世疑为洞达世事),我心自然活动;十三、事父母宜谨,视子孙宜严慈,我身自然亦闲;十四、人前寡言语,过失自然稀少。此十四诀法是保守之秘要也,依而行之如兵家所云,百战百胜耳,少有急缓,焉有不败者乎。

 

剑经十二篇

 

功夫篇第一

夫剑法虽曰,全在天资。若无功夫,亦不巧。功夫原有次序,始曰指界,指界之后,曰活身,活身之后,曰活步,活步之后,曰运力,运力之后,曰如势,如势之后曰知法。剑之用力,步步要活,是即知法,原无多学。

 

精神篇第二

夫剑法以精神为主。精神至知剑之迟速,知剑之虚实,知人之动静,故古之善教人者,必先观其精神,然后教之,不然教之不精是害之也,后之教人者慎之。

 

博学篇第三

剑法之最要者,博闻广见,则心无疑惑,手眼清白,出手老成,虽未胜敌,已知胜敌之理,虽未出手,已知出手之法,一动一静,自然合宜。故经云:致知在格物明,不至则疑生,明至则无疑也,谓能疑为明,何啻千里。

 

势法篇第四

剑经之法,最要势活。势活不明,剑终不成,有形者为势,无形者为法,法生乎势,势因乎法,势无法不灵,法无势不著,势动即有法,身动即有势,身动无使势克法,用法勿使法碍势,势好不必入法,是法即能成势,剑术以法为主,以势为用,知力之到与未到者,为势。知力之至处可以那,可以不那者为法,知力之可因可攻为势。有一得必有一失,知势之必失之处者为法,诚能如此,是知法矣。

 

远近篇第五

剑法者,一动先看敌刃远近,不动无主,敌近我远,先看敌人变处,敌横我直,勿使敌人窥我,敌直我横,勿放敌人入怀,那法虽好,须防敌人借刀,飞揭虽勇,谨慎敌人用敲,十飞最为背截,跳法要忌手迟,用拭须在平地,步法以捷,免为敌不轻入剑,手且莫轻动,剑进安闲,敌人必定手活,进退之机在乎一动。经曰:勿临渴而掘井。

 

变化篇第六

剑以变化为主。大凡善剑者,手因剑变,肘因手变,身因肩变,步因身变,势因步变,法过远难救过近,过高难救过低,那法善能救手,步法善能救肘,闪法善能救身,跳法善能救步,飞法善能救势,亦有一动通变者。总而言之难为例。

 

顺逆篇第七

夫剑势有顺逆。顺者顺其性之自然而利之也,逆者,逆其势使敌人不得力也,敌势有情,不逆不能自保,敌势已失,非顺不能借力,法有舍手从剑,亦有舍剑从手,剑自上来落捷而傍安,剑若横至,那速而直谏,剑来有情,不闪不妙,剑入过急,一那即解,敌在当面,我步且若轻横,敌绕我身,非跳不能出危。故经曰:知法者胜。

 

曲直篇第八

经曰:水不击不起,身无曲不舒。故剑有剑曲,手有手曲,肘有肘曲,肩有肩曲,身有身曲,步有步曲,势有势曲。曲则易动,舒则难那,剑无直下,亦无直落,亦无直进,亦无直那,亦无直闪,亦无直步,时或用直,直亦曲也。莱子曰:剑法无直曲,无出危。

 

动静篇第九

剑法中最谨慎者,动静。动静互相为经纬者也,静不专静,所主者动,动不专动,所主者静,动而不静,敌知我失,静而不动,亦知我失。莱子曰:动静用权,惟恐敌知,动而无静,静而无动,物也,动而无动,静而无静,神也,物则不通,神妙万物,水阴根阳,火阳根阴,五行阴阳,太极四时运行,万物终始,混兮阔兮,其穷乎?

 

气力篇第十

剑以气力为准。气力最为小心,力不可太过,力过则手无节,敌人易于攻我,亦不可不及,不及则敌人易为变化,剑离身不可过近,近则身难出危,离身亦不可过远,远则身手力竭,欲退手缩,偷步欲进,曲身远刃,要在一步得法。莱子曰:利害之深者为术。

 

知微篇第十一

剑法一动一静,贵乎知微。手未出眼有定处,手已出力有活动,勿以剑害手,勿以手害肘,勿以肘害肩,勿以肩害身,勿以身害步,勿以步害势,勿以势害法,眼与手如一,步与身如一,眼所至分毫不远。莱子曰:地界分明方是法。

 

自新篇第十二

大凡剑术不宜执一。夫剑法甚多,难以概传,一剑之中,或包一二,或包二三,以至于十,有一得必有一失,必亲自剑中推出,剑外之法,手外之法,以至法外之法,初学固是不能,功久自知奥妙。学剑必用傍观,不可幽处自舞。经云: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剑要

 

徐澄修曰:刺猴剑者二十四门之枢纽也,不知速氏何意列在前编,使后之学者,俗眼看过,岂不可惜?欲立于十二门之首,恐前人别有取意,欲不载,恐后之学者失剑之正统次序。

十字连环法

巧计入中原  二贤分金  外连环法  璧水拿鱼 

又法

天边送月来  一转成金  内连环法  辕门射戟

十字伏法

直攻法  白牛耕地  金风吹蝉  巧鲤化龙 

又法

直攻法  白牛耕地  外窥边庭  胡燕舞风

十字反法

反法为剑中之最要,二十四门之秘诀也。有法无剑,有神无势,不过因时见机而已,学者慎之。

小反法

孤雁出群  一步入中原  扑地锦法  又法 

孤雁出群  画地分野  扑地锦法

大反法

孤雁出群  六跃无踪  一跃千里  又法

孤雁出群  孤雁出群  一跃千里

剑法者,以身法为贵。身能忽曲忽直、忽近忽远,实处即是虚处,虚处即是实处,手法务要灵活,进退疾如电光。勿传夯人,勿传执士。凡有一利,必有两害。动得乎阳,静得乎阴,动亦胜静,静亦胜动,动静两方是均平。人有一时之长短,岂能有一定之准绳?临时见机,在乎人用,前十二门以得里门为法,十二门以得外门为胜,前十二门以右手右脚为贵,后十二门以左手左脚为重,右十二门以静为上,左十二门以动为良。右手右脚世人最重,半边身法,学之无用,一遇劲敌,定然废命,慎人之忽,方能保命。一手难搏两手,更看兵刃轻重,双手失于单手,全要虚活灵动。长枪最要智取,鞭锏勿轻近锋,惟有棍法最急,一指五指全净。临敌闪法第一,平居时刻不停,不熟且莫轻使,空知不精勿用。经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第一伏反法

伏反之法最为先。前后两脚用力难,用力中停轻落是法,日久熟能生巧,浑身气力自然灵活动,方是剑法。此法后脚用力前脚不用力至中,后脚将地轻点,前脚微落即封,以避恶锏、恶棍,此处脚微点地,身腰轻转,身停微转五分。

后脚用力前脚活

              身微伏       

直法必前法极熟,身轻体健方用此法

                         用力

               

第一门

第二门

第三门丁字法

身手步最快者也。细看敌人步法浅深,己身或横或直切不可粗心,一步一纵方是丁字之法,敌用二龙戏珠之法,我用子弟扑鹌鹑之法

敌用上凌下替之法  我用凤凰点头之法

敌用一扫三贤之法  我用乘风就倒之法

杨氏曰:此法敌用纯是虚枪,而我亦乘虚而入,毫无费力之处,真剑学中之最要者也,学者当识之可也。

罗氏曰,此法两脚要活,敌用上凌下替之方,方保无事,身曲直有法,方保戏水无妨,浑身处处用力,处处灵活,方是丁字法,后学识之方氏杨氏不费力之说,有益也。

第四门:枪法

敌用独步千里之法  我用让法  我用转法

敌用一点成金之法  我用续法

第五门

身随力动,力忽软而忽劲,总以近敌身为准,出为失法。

第六门

收法  直入中原收法  飞揭一转入中原 

敌用偷法,当住英雄,敌用起法,撑船入市,敌用横法,我用再入佳境

第七门不接法

中平虚枪  乘云  外跨  射戟

第八门屈身法

直入中原  里屈  外屈  黎花枪  跨海法

第九门中平十字点一点成丹法

上点法反弓损手  下点法  花子拾金  中点法  秦王摩旗

第十门下大法

敌用里外入法  我用里外刺法

第十一门连环步法  又名偷步换身之法

敌用直入中  我用傍刺法

敌用偷身外窥法  我用下大法

第十二门十不宜法横身法也

直入中原  铺地锦法  金丝钓银鹅  斜接法

 

大成剑法

 

剑法传自上古,由来久矣,但杀人之术,仁者不言,故历代不闻,余自童年,即好剑术,因从母至外家秘室古书中得旧书一本,名曰书侯藏书,开卷视之,尽皆兵法,为宝藏之,回家熟读,精求奥妙,每遇契友,互析解自为得法,意为千古兵机不外于是。及稍长后从外祖官游京师,进香西岳,石旁遇二老者,倚桃松靠石对面弈棋,一局未终,余一见骇然,惊其形容貌似松柏,飘然神仙,于是情不能禁,拱立于旁。少待局终,二老徐起,从容言曰,卑礼于人,必有所求。余不能答,当斯时余亦不知其何意也。紫衣者谓赤衣者,此子象貌,后必清除世界,吾党亦受此子之利,子当教子。赤衣老人袖中取小书一本,乃喝曰:小子跪受,回家熟读,如有不解,吾当面受。余拜回窝,仆见余惊问之,不见余已三日矣,秉烛狂视,乃串集历代兵机总要立为五法,内有数处,立意深远,反复思之,心意茫茫,隐几而卧,灯已灭而复明。清风徐起,二老降庭,余愈惊异,二老像貌,较之昼间,倍加清奇,叩接于庭,引二老坐,二老将书熟讲,自夜达旦,方尽其蕴,较之前策,大相远矣,方知世传,尽皆假本,时遇丑变,回家奋背(臂)勤王,皇天护佑,上皇让位,圣主登极,四方稍定,幸留残喘,每思二老之恩,无以报之,故叩齿焚香,虔诚作序,至大成剑体成矣,而不知法犹不成也,故立剑法,以正后学,其一曰宾主之法,其二曰攻守之法,其三曰强弱敌法,四曰胜败之法,五曰闻风知胜因地克敌。五法精通,兵法入神。以此观之妙法无多,亦无穷,在人思与不思而已矣。大历十四年岁次已未闰五月上旬汾阳郭子仪拜题。

第一宾主之法

所谓宾主之法者,要在慎始。夫宾主者,胜败之根本也,无论强弱,亦无论中外,两军立,而宾主分矣,得算者主,失算者宾,要在有病无病而已矣。故君子立教有五:其一曰勿贪名而受祸,犹割肉以充腹;其二曰勿闻近以致远,引贼而入室;其三曰偏性而仇贤,终投肉以饲虎;其四曰勿易进而难退,诚履霜而水至;其五曰忽大小之准,必亡国以及身。凡将应敌,如履虎尾,少不慎始,必致颠坠,至于偏孰一隅,凝记成书,二目盲盲,不分愚智,此皆下愚,等等不一,难以尽述,虽与之朝夕谈论宾主,而宾主之法,不胜论矣。杨氏曰:五法非五事也,总历代之机,约而为五,学者潜心推广,方得前人之心,总五法之要,又不过慎始两字,方知前人立意真(实)至显,思之而又至深也。

张氏曰:历代诸氏兵法,诈而已矣,皆非正宗,惟此书始于慎始,终结于诚,方是上下历代真传,后学守之,亦可希圣、希贤,岂独用兵也哉。

罗氏曰,大成剑法分为五,以宾主为首,盖宾主之法,统后四法也,宾主之法,又分为五,以慎始为首,因慎又能统后五法也,知者得之,可以全身,勇者得之,可以制敌,贤者得之,可以成圣。此千古之秘蕴也。

第二攻守之法

尝思天无完形,地无险地,人无全势。进攻之法,在乎知病,奇正有情,进退无碍,病亦非病,纵然善攻,劳师伤众,静待乘变,能不来奉,非攻之攻,全在活动,以土攻土,方能全胜,重币求贤,千古称盛,一人之见,难于备用,至于守法,与前人同,自谓全美,必为人控,留病待敌,守法正宗,非守之守,非雄莫能,总用正法,亦必知病,山川人物,皆为人用,寒暑风雨,并可制胜。

第三强弱敌法

自古真弱未有能敌真强者也,古人无已,亦有方术,淮阴秘诀云,以弱敌强,务张其势名素著,敌心自动,得奇正聚散之法,敌人必然怀疑,喻将士以必胜之理,三军自然生勇,我名未显,莫以我言喻众,敌兵势勇,须知转战为高,三齐王每每用之,战无不胜。

第四胜败之法

胜败之法,所系至大,故特载之,法曰:我败心宜静,我胜气莫浮,孙子十三篇,大意总此两句而已。

第五闻风知胜因地克敌

此法最难以言讲,只可以意会,兵法至此,已入神矣。夫人居六合之中,莫不有土风土性,是皆为病,皆可乘之,于无意中之山川、景物,皆可用之,是即知法,要在推之而已。徐氏曰:此处山川景物与前不同,学者宜细思之,是即知法,大成剑法至此,可谓尽矣。

话虽不多,愈思愈广,全无半点缺处,古人立意,可谓精矣。

 

剑学入门

 

惟有剑学入门最难,初学身手不活,步法太迟,气不用贯故也。虽有真传妙法,剑无准,亦无能为,故剑学入门,莫先于先习身法,奇剑身法更先,正剑身法次之,奇中正又次之,正中奇居末,奇剑身法最小,难于进退,初学入手先学奇剑,奇剑身法,前腿倚,清力在前,浊力在后,两膊要活,下边用力,自腰下贯腿脚,不(一)点不实,背微弓,头不仰不垂,后腿无害前腿,进退最怕身浮,用力最忌过猛,惟恐路有不平,目视三尖,虚实不使刃近我手。

步法

两人东西平立  东进  西退  东退  西候

东小斜尖  东暗尖  东尖  西退  东收剑

卧平沙  西退  东候  西小斜尖  西暗

西尖  东退步卧平沙  操练日久,快如猿猴势奔马,然后在学,初学  震蒙法

 

一门法

平立  东进  西退  西直刺  东退步斩腕  西飞揭卧平沙  东退  西候  东小斜尖  东暗尖  东尖  西抽腿外窥  东退步损拜  西退  东候  西小斜尖  西暗尖  西尖入中原  东抽腿活步跃点  操练熟然后再入二门

二门法

平立  东进  西退  东退  西候  东小斜尖  西直刺  东外窥  西活步入蓬莱  东反身拜  西退  西小斜尖  西暗尖  西尖  东抽腿活步画河  操练二门已熟然后再入三门

入三门

平立  东进  西退  东退  西候  东暗尖  东尖 西活步河津  东金风摆柳  西转身拜  东小斜尖  东暗尖  东尖  西反身活步入蓬莱  此三法也,三法既成,通身自灵,然后门门习熟,身自有主,何愁剑法不成,此法宜留诸法之后以观后学成否跪履拜门然后示之,岂故为难哉,诚恐后学视为易得,非不珍即不专也,念之至诚,故首著之。大业三年桐月念三日付弟李靖

此三门剑法之首领,古人留意深长,后学必用人一能之已千之之功,方不负古人留法之意。余初学此步法,似乎平常,操练日久,方知古人立意深远,后之学者,当熟思之,方知古人言一遗百,惜其何不尽载于纸,以为后世法也。

罗氏曰,后人学至口不能传,方是剑法。杨子常云,剑法已成,口不能明,诚哉是言。

 

步步金歌

 

八色论

剑有八色,八色不足难大成。一曰剑旨,二曰剑原,三曰布置,四曰侵陵,五曰取舍,六曰详明立行飞剪补,七曰剑法清守,八曰四时变化。八法清白,方能入格。

 

剑旨

剑中之旨,学者宜熟思之,身入战场,存亡一瞬即定,学者宜于平居时熟养之可也。法曰:清心寡欲最为难,莫不(将)练气等闲看,若能识得盈虚数,即是伏牛亲手传。

 

剑原

剑无先后,彼后非后,我先非先,剑无完剑,天地原无必胜之数法,无金法自然阴阳生克教者必使后学知之,莫误天下苍生。

布置

盖布置剑之先务,如兵之先陈而待敌也,意在疏密得中,形势不屈,远近足以相援,前后可以相付,远法不宜太疏,塌法须防无力,疏易断,而塌易促也,未入敌境,宜手活,而步转,已入敌境,宜手速劲,而身步皆活,左转右转,身步如风吹柔叶,雨打残花,方是一等布置,后学宜熟演之。

 

侵陵

剑有进退攻守之法,后学不知详审,所以出手多失,非学者之过,教者之不明也。学者宜速务之侵陵之法,三尖俱平,是即敌手,经曰剑须忌与手齐,敌剑微高,神光射我手眼,须防敌侵上部,身长剑塌,二目顾我足,即是敌侵下部,两剑均停,摆手动,须从横处待敌,两平最忌,平进怪势,须得怪取,剑与我等,方敢留病,得敌进活,惟恐过劲,守法全凭法势。通武经云,勿谓势险而不为,勿谓平稳而强为,亦法也。

 

取舍

取舍剑经中最要者也。李氏云,取舍分明,古时剑经有攻变之法,敌意向左,我即攻其右,敌能不向左,然后乘变而攻之,左亦然,敌向我左,我即舍其左,右亦然,我欲取敌左,舍其左而取其右,右亦然。敌剑精强,舍宽取窄,敌剑如弱,舍窄取宽,敌失若惊,剑往前攻,敌失形坦,我宜安间,反正皆是在取舍。

 

详明立行飞剪补

欲明剑法,须知一动一静,无非至道与不同,剑称万兵之祖,规矩森严,法势无尽,喜怒哀乐,勿现于色,进退横斜,勿凝于心,立行飞剪补,勿轻其微,至此剑入神矣。

  平身立也学剑者第一急务

立为剑法之最要。二目聚神正视,三尖四肢端方要活,立脚须知下大,方能进退,身活立无占立手余波身有余地,晃勿难定,方是立法,崔固平曰,浑身无占,方是剑学,学者勿忽之可也。

  转身法也亦不次于立法

剑有行法,如人之有影,不能须臾离者也。已入敌境,进一步有进一步的力量,身统敌力,退一步有退一步的力量,经云剑法寸力进一分,剑粘身补进二分,借力身活进三分,则敌无能矣,刃虽中变而我势若小倒,以快为佳,退一步剑阔身虚,前后两腿轻如鹅毛,敌者刺我,自有连环步法可解,横二分剑,指身活自有大法,可刚在他力前,退三分剑守我中宫身手已自出危,不过见机活动而已,剑法惟行最为难,学者必用千倍功,使分数清白,不愧于剑学,身命方能保全,原同志者敬之。

  似前步身退剑进之法也

飞法者攻中之守也。有直,有横,有斜,皆是横力,猛力在腿,轻力在手,直力在腰,飞法最喜拜卧两首腿三力均停,勿使顾顶上尖剑出最宜手稳,初离敌刃,腕力要活,飞中暗藏落法,是即两和之最妙者也,飞中暗藏中逼法,是即飞中之最强者也,飞中暗藏摘法,是飞中之最活者也,胸中暗藏松法,亦名游法,亦名吹法,是即飞中之最巧者也,飞中法件件熟演,工夫不可少有间断,日久积熟方能知敌,剑界方能换身,非一朝一夕,可与不知者言之。

  似飞而实与之异飞横而剪直剑中进攻之法也

剪法者,舍身应敌,剑法中之最勇者也。性命关于一寸,不得即失,不失即得,非熟若用内藏不粘法,亦名大曲法,形若闪电,势若奔马,以神速为佳,谨防以点自空进,自有里外取法可解。

  买身势也

补身法,实居五法之末,虽然习剑者当务之,以为防身之基。有明补、暗补,有外补、有内补,有补中不补之补,千变万化,生生不穷,知补法之奥妙,则身手出危,知补法之奥妙,则能识敌力之强弱,知补法之奥妙,则能识敌志之勇怯,知补法之奥妙,则能识敌心之智愚,补法者剑中藏身之法也,勇者资之,可以制敌,弱者借之,可以自守,亦剑中攻守两便之法也,有志者识之。

 

剑法清守

最难言者清守。清者虚无之貌,守者守身之道也,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一举动,勿资敌用,是即即谓之清守。敌人一动而我即知敌人之趋向,则我意寓敌外,敌即亦知我意,而我亦不落敌人套中,是即清守。经云我身有病是敌资,心怀成见被人欺,不熟空化难为守,工夫不到终是迷。

 

四时变化

四时子云:剑有四隅,世人不知,一曰光明,二曰九节,三曰一手,四曰不动。熟知四法,一世清明。郭氏云:此盖为成学道,非为初学言也。

光明

两人平立,手步望敌人病处一点,敌人自然告我或左或右,自有自然攻处。经云:一声喝得敌人动,不怕鳌鱼不上钩。

九节

剑有九节,九不节,节者,节节有粘,节节有变,节节有补,此不攻之剑,我宜清守,九不节我一攻,即全现此,则任我挥杀。

一手

二剑方手全凭一手,一手清白,不问全身,是即知法。

不动

剑法有动,有不动,不动去动便是迟。经云:剑法原来有不动,自古身步无手疾。

郭氏曰:此名隐经世少传者,得剑法之精妙,是即一点成金之法也,学者秘之。

 

闻古之用兵者,莫过于淮阴,终为吕后所擒,最智者莫过于魏武,终为司马所危。三代而后,贤君数出,名世屡现,不识大弊,终至混乱。故君子之用兵,无所不用其诚。世有本诚而轻者,敌虽欲诱之,乌得而诱之?世有本诚而贪者,敌虽欲饵之,乌得而饵之?世有本诚而扰者,敌虽欲乱之,乌得而乱之?用是诚以抚御,则众皆不疑,非反问之所能惑也,用是诚以备御,则众皆不怠,非诡谋之所能误也。彼向之所以取胜者,因其轻而入焉,因其贪而入焉,因其扰而入焉,因其疑而入焉,因其怠而入焉。一诚既立,五患悉除。虽古之知兵者,环而攻之,极其诈计,于十百千万,君子待之一诚而已矣。彼之诈,极其万,而不足我之诚守其一而有余。彼常劳而我常逸,彼常动而我常静,以逸待劳,以静制动,岂非天下常胜之道乎?然则论天下用兵之善者,固无出于君子矣,然自古书帝籍,而景钟者黥髡杞望而宋襄陈涉之流,每为天下笑,抑又何也,盖尽小人之术者,方无愧于小人之名,尽君子之道者,方无愧于君子之名。以为君子对真小人持一曰之诚,而欲破百年之诈,安得而不败?以杯水救车薪之火不能熄焉,即谓水不能胜火,夫岂可哉。杨氏曰,宋襄不擒,二毛不鼓不成列遂拜于泓,陈涉不用奇谋诡计,遂为韩信所杀,楚可谓能矣,而其终不能不败者,岂非不诚之故耶?罗氏曰,此言一篇,不过载其略耳,全集近思录可考,四书可凭,伯王视此大笑,意以为迂,故万人敌不成大业,终坠遂为信擒。噫,圣学岂迂也哉?张氏曰擒定一诚字立论,便可无攻不克,而宋襄则断之以一日之诚欲破百年之诈,未有不败者,则宋襄之败,原是不诚之过,并非诚之可也,仁义二字岂空迂阔也哉。真堂堂正正之师,上接唐虞,下贯百世,曰万人敌,岂止万人敌哉。林氏曰,仁义二字万世移,后人失去正途,错识小巧曰智,又次用诈,幸而得之,不知一得而三失,遂之犹洋洋得意,不知自固,岂能久乎?胡寅常曰譬如井,因之法非不美也,马氏用之危,宋半山曰用之不善耳,岂空不善也耶。

于氏曰,诚固为一身之本,充塞乎天地,又系人气质大小浅深,深者大者为圣,为大诚,浅者小者为贤为小诚,难制大诈,大诈近似仁义,亦能收服人心,故古之贤,不必择人而后之以制敌也,若子路之死,卫鹏举之杀身,一死于外,一死于内,未尝不称贤士,是皆用诚之小者也,善学者诚之。

 

刘氏深忌之法

赏罚不明  轻视下士  与人争功 

贪前忘后  勿夸己能  克人便已

贵新忘旧  背言人非  勿笑人失

亲厚不等  小胜即骄  恶人胜已

轻人生死  旧贵宜尊    莫忘

小失即恕  接贵骄人  己长勿恃

轻与人言  恨人短已  与人同睡

 

伯王功歌

平立气息目定时  两手向前推山形

抓回扭山常用力  按起探爪腕须停

海底取珠手扫地  童子拜神指向胸

屈身摩揖向地接  反弓举鼎把天擎

左右现爪势相若  东西抓勒一般同

双手左右推两岳  举力东西劈太空

蹲身三同提杵力  并足数行捣碓功

 

运用之妙  存乎一心

 

     侠农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中国武术文化网 凡本站来源于“中国武文化网”的所有内容归北京三丰堂武术馆版权所有
    电话:13552451778 QQ:970630840 E_mail:wushuwenhua@126.com 工商注册号:110114600969166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新悦家园17号楼1单元101室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的显示器设置观看) 站长:郭彦君老师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3009552号-1